工信部官员称三网融合恐已夭折 沦为一场政治秀

更新日期:2011/4/4来源: 《新世纪》周刊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浏览次数:

  本刊记者 赵何娟

  三网融合正在沦为一场“政治秀”

  “我很久没被叫去开会了,三网融合恐怕已经夭折。”工信部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的一句感慨,道出了三网融合目前的真实局面。

  仅仅靠开会当然无法完成三网融合的协调工作,但在参与三网融合的各方看来,开会至少意味着大家还有讨论的空间,现在连会都不开了,广电、电信离达成共识就更远了。

  广电旗下中广电通CEO殷建勇在接受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的三网融合不是僵局,而是已经结束,现在播控权的归属明确,广电对媒体的管控能力正进一步加强,运营商对所谓开放的三类业务都没有兴趣,因此“黑不提白不提的,三网融合就过去了”。

  播控权是广电、电信双方的核心诉求之一。电信部门坚持无播控无融合,同时开始了光纤入户及提升带宽的大跃进式投入;而广电部门虽在政策上取得播控权,但技术与体制上的落后,又使其难以真正获得“主导地位”。双方互不相让并在各地发生了各种冲突,比如广电掐断电信IPTV(交互式网络电视)信号、电信掐断广电有线互联网出口。

  然而,不仅广电、电信两大部门围绕播控权交恶,随着IPTV播控平台中央与地方两级平台对接,广电内部的斗争也愈演愈烈。2010年7月,国家广电总局发布344号文,确定了IPTV两级平台的方案。根据方案,央视国际成为中央平台,与上海百视通共同建设地方平台,牌照方、地方广电、央视国际乃至地方电信运营商由此形成了非常复杂的关系,至今关系尚未理顺。

  有资深业内人士对此指出,“两级平台等措施,旨在控制播控权,而非三网融合”。广电部门在播控权问题上的攘外安内,正在将三网融合的僵局进一步推向死局。

  IPTV成“鸡肋”

  IPTV是目前三网融合业务中发展最快,也渐成规模的融合业务,但是,“目前广电对IPTV的发展方向并没有清晰的图景。”一位广电总局人士对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称,为此广电甚至限制IPTV在其体制内的过快生长与繁衍。据记者了解,广电总局去年下半年连续发文,细化IPTV播控平台建设,宗旨是将播控权进一步收拢。

  一年来,电信企业也在行动。缺少固网资源的中国移动,加大了与广电运营商的合作进度;中国电信也就如何开展网络融合在各试点城市进行了统一规划;中国联通则在青岛、大连、哈尔滨、北京这四个试点城市完成了首期支持5万-10万容量IPTV基础业务能力的平台建设,开始向用户提供服务,同时确定天津、河北、四川、湖北、浙江五省(市)为集团试点地区。

  2010年9月25日,全国第一家中央级别的IPTV集成播控总平台与试点地区IPTV集成播控分平台正式完成对接,分别是中国网络电视台和四川省广播电视台。随后,湖南、北京地区等多个地方IPTV集成播控平台也完成了与中央平台的对接。这些地方的IPTV播控平台中,都没有当地电信运营商参与。

  但与此同时,从中央到地方,从广电到电信都围绕着三网融合陷入了一场混战。较量的主角已不再是工信部与广电总局,而是中央与地方。三网融合进入一个更错综复杂的局面。

  广电一边加速省网整合的进度,推进国家级有线网公司的组建及相关互动业务,同时推出双级平台来更牢地掌握播控权,以对地方上与电信合作推出的IPTV进行有效监督。

  围绕IPTV的矛盾冲突表现在各个方面:IPTV主要由上海文广和电信运营商合作,导致某些地方广电抵制;广电很多宽带接入需由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等电信运营商协助布设,两者合作亦时有摩擦;地方广电各干各的,有的全力推数字电视抵制IPTV,有的则在加快部署IPTV而不是数字电视……

  央视国际显然低估了地方广电的抵制。据了解,广电的344号文指定央视国际的“中国广电IPTV”呼号为全国统一呼号,但这个呼号成为其和电信运营商在IPTV合作中始终难以达成一致的关键问题;同时,两级平台在利润分配上也存在分歧。

  而对东方传媒百视通来说,一边要维系IPTV市场的发展,谋求在资本市场的融资突破,另一边又必须平衡电信、中央级平台,以及地方广电之间的矛盾。

  在南方大省,东方传媒百视通原有的播控平台和当地电信已经磨合成型,用户有了一定规模,这也使得很多地方采取了双备份的方案,即既有央视播控平台方案,又有百视通播控平台方案。但目前中央级平台没有和电信实质对接,只是完成了政治任务。再加上地方广电也未必都愿意接纳上海百视通,未来在政策和市场上的争夺都将更加激烈。

  据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多方了解,目前两级平台都没有完成广电与电信运营商的传输系统的对接,也就是说,这些城市IPTV集成播控平台的总、分两级平台只实现了内容层面的对接,但计费系统、认证系统等技术层面并未真正对接。

  还有消息称,青岛电视台此前与杭州华数投资合作建设IPTV,由于要求重建与中央平台对接的地方平台,意味着前期投入推倒重来,这遭到地方强烈反对;在湖南,因湖南广电表现强势,IPTV播控平台建设也阻力重重。

相关链接: